共和國是紅色的

來源:第一軍情作者:賈永 王玉山責任編輯:馬嘉隆
2019-09-30 16:30

1462公里,京滬兩地的空間距離。從上海誕生到北京執政,一條領航中國的曲折之路,一條奪取中國革命的勝利之路——中國共產黨人奮斗了整整28年。用毛澤東的話說,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。

■賈永、王玉山

【一】嘉興南湖,一艘小船悄然起航——一大代表平均年齡為28歲,正是毛澤東當時的年紀。

7月的上海,一年中最酷熱的時節。馬路邊搖著蒲扇納涼的人們,似乎沒有注意到闌珊路燈下,匆匆閃進法租界一座石庫門建筑的身影;更不會想到,發生在這個夏夜這座小樓里的故事,會徹底改變中國。

小樓的地址為:望志路106號,如今的興業路76號。那一天,是1921年7月23日。

時間撥向1920年4月,幾個俄國人悄然來到北京,然后直奔上海——此行的目的,是奉共產國際之命,來華晤見李大釗和陳獨秀,幫助建立中國共產黨。

他們是:俄共(布)遠東局海參崴分局外國處全權代表維經斯基和他的同伴。

這年8月,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在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《新青年》編輯部正式成立,取名為“中國共產黨”,陳獨秀為書記。也是在這個月,陳望道翻譯的《共產黨宣言》在上海出版。

兩個月后,取名“共產黨小組”的北京早期黨組織,在李大釗任主任的北京大學圖書館辦公室成立。

作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先驅,陳獨秀和李大釗在一南一北,推動著中國共產黨的建黨大業,也就是黨史上常說的“南陳北李,相約建黨”。這一年,陳獨秀41歲,李大釗31歲。

馬克思主義的“天火”照進黑暗的中國,最早覺醒的中國優秀知識分子,承擔起了喚醒沉睡中的中華大地的歷史使命。

就在那段時間,湖南新民學會的主要發起人毛澤東遠赴京滬,與李大釗、陳獨秀接觸聯系——兩地馬克思主義傳播狀況和共產主義者的活動,給了27歲的毛澤東極大影響。1936年,毛澤東在延安接受斯諾采訪時回憶,“到了1920年,在理論上,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,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。一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后,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就沒有動搖過。”

在上海,在北京,在長沙,在武漢,在廣州,在濟南,從1920年盛夏到1921年早春,中國國內先后有6個城市建立起共產黨早期組織。與此同時,在日本東京和法國巴黎,中國留學生和僑民中的先進分子也建立了共產黨組織。

1921年6月中旬,共產國際派往上海的馬林和尼克爾斯基,建議召開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。作為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代理書記的李達發信給各地黨小組,要求各地派代表兩人到上海開會。

參加會議的代表除了上海的李達、李漢俊外,還有武漢的董必武、陳潭秋,長沙的毛澤東、何叔衡,濟南的王盡美、鄧恩銘,北京的張國燾、劉仁靜,廣州的陳公博,旅日的周佛海,以及此時還在廣州的陳獨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——他們,代表著全國50多名黨員。

全部代表幾經周折抵達上海,已是當月下旬,原定于7月1日開幕的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,推遲到了23日晚上。新中國成立后經多方考證,確認了一大召開的日期,但對于黨的紀念日,仍然沿用了戰爭年代中央確定的“七一”的提法。

遠東第一大城市籠罩在白色恐怖中。會議開到30日晚,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突然闖入會場,環視一周后又匆忙離去。具有長期秘密工作經驗的馬林立即斷定此人為敵探,建議馬上中止會議轉移。

果然,十幾分鐘后,法租界巡捕包圍和搜查了會場。

鑒于會場已經暴露,在李達夫人王會悟建議下,會議轉移到了她的家鄉浙江嘉興南湖的一艘游船上繼續召開。

大會通過了黨的綱領和《關于當前實際工作的決議》。黨綱決定,黨的名稱為“中國共產黨”。大會選舉產生了中央臨時領導機構——中央局,陳獨秀為書記。

大會結束的時候,代表們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,輕輕呼喊:共產黨萬歲!

中國革命的紅船,就這樣悄然起航了。

也許是一種巧合,一大代表平均年齡為28歲,正是毛澤東當時的年齡。更為巧合的是,28年之后,一個嶄新的共和國屹立在了世界的東方——建立人民當家做主的政權,正是共產黨人建黨之初便胸懷的遠大理想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