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面“舌尖上的挑戰”,向“吃”要戰斗力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童祖靜 陳拓 陳樸 等責任編輯:劉秋麗
2019-09-17 00:41

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。打仗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打保障。當前各部隊如何推動戰場飲食保障?如何推動野戰飲食保障轉型發展?請關注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直面“舌尖上的挑戰”

■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童祖靜 特約通訊員 陳拓 陳樸

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。打仗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打保障。現代戰爭,部隊機動頻繁,戰斗緊張激烈,作戰連續性強……搞好戰場飲食保障,對于保持和增強官兵體能、鞏固和提高部隊戰斗力具有重要的意義。

拿破侖有句名言:“士兵是靠肚子行軍打仗的。”戰場上的“吃”與戰爭勝負息息相關。軍人的適應能力決定戰爭的持續能力。練就軍人特殊的飲食適應能力,必須重塑官兵飲食結構。這種“重塑”,對我軍戰場保障由生活型向打仗型轉變具有積極意義。正如相關專家所言,從“吃”上解決戰斗力問題,不亞于一場自我革命。

來自軍委后勤保障部的消息顯示,針對野戰飲食保障訓保脫節、保障標準不配套等問題,全軍部隊正加速推進野戰飲食保障整體轉型。在保障模式上,針對不同作戰樣式、作戰條件、保障環境,采用不同作戰力量編成,提出戰時因地制宜確定辦伙規模的方法。根據部隊任務,區分“單兵、戰術、戰役”3個層次,靈活多樣保障……

當前各部隊如何推動戰場飲食保障?如何推動野戰飲食保障轉型發展?請看記者的調查報告。

第72集團軍某旅官兵利用班用野戰給養器材單元制作熱食。韓海建攝

戰場吃飯是個“技術活”

關于演訓場上的飲食保障,官兵有話說。

——“訓練較少,技能偏弱”。

不久前的一天,第72集團軍某旅組織對抗演練。臨近中午,導調組臨機“出情況”:“炊事車被炸,炊事員傷亡嚴重,失去保障能力。”面對突發情況,戰斗班排戰士因平時野戰炊事技能練得不多,此時竟無人會挖散煙灶。

三營營長張國維自嘲地說:“如今,一些官兵最大的炊事技能是‘開水泡面’,對于野戰條件下取水、識別野菜、做飯等技能知之甚少。”

一次50公里戰斗體能訓練,營里給每名官兵發放2斤大米。訓練間隙,埋鍋造飯,戰士們犯了難:有的把米飯煮糊了,有的尋來野菜卻不知如何與大米搭配下鍋,有的嚼著夾生的飯粒下肚,還有的甚至餓著肚皮投入后續訓練……

——“手段單一,效率不高”。

一次演練中,某營擔負左翼突擊群進攻任務,各連依托野戰給養單元、自行炊事車等裝備實施伴隨保障,每個連隊自帶3日的攜行量。

中午,五連炊事班接到“生火造飯”的命令后立即展開作業。誰知,米剛下鍋不到10分鐘,就接到突如其來的“敵情”:“一小股‘敵人’正向你方隱蔽機動,迅速轉移。”

炊事班不得不停止作業,消除車轍等痕跡,火速向第二陣地轉移。洗菜、切菜、炒菜……忙活一小時,飯菜終于做好了,正準備開飯,可“敵人”又調集兵力發動突襲,戰士們不得不饑腸轆轆迎戰。

然而,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兄弟單位的一個連隊,提前把五花肉、排骨、土豆等生鮮食品切好,封裝在不同包裝盒內,戰場上稍做加工即可食用。炊事班兩個人很快就做好了全連飯菜,大大提高了保障效率。

——“考慮不周,精細不夠”。

某營參加渡海登島訓練,為確保官兵能吃上熱食,軍需營房科提前與海軍部隊協調,獲得在登陸艦上加工熱食的許可。炊事員精心制作辣子雞丁、竹筍炒肉片、苦瓜炒雞蛋等飯菜,官兵卻都沒啥食欲。

原來,航渡期間艦船顛簸劇烈,加之活動空間狹小,空氣流通不暢,一些官兵經過海上連續航行,頭暈目眩,根本吃不下。

“作戰任務不同、環境不同,官兵身體所需熱量不同,飲食保障方式也應有針對性……未來海上航渡,應考慮以‘流食保障’為主。”復盤檢討會上,該旅軍需營房科長劉云鵬直言。

——“熱量輻射,暴露目標”。

那次對抗演練,該旅炮兵營榴炮一連官兵將炮陣地精心偽裝在山岳叢林間。不想,戰斗還沒打響就被“敵”炮火覆蓋。

復盤發現,竟然是炊事車“惹的禍”——全鋼結構的炊事車燒柴油燃料時,整個操作臺溫度升高。做完飯,炊事員收拾完炊具,就將四周篷布放下來,開進炮陣地附近的叢林間偽裝隱蔽……

結果,熱量散不出去,被“敵”熱感應偵察器逮個正著。

某營炊事班長朱志剛也有類似的經歷。紅藍對抗演練,為了讓戰友從戰場上一下來就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,他帶領炊事班,提前到達沖擊展開地域。

哪知,藍軍發現后,通過炊事班做飯的陣勢判斷后方必有大部隊,于是“順藤摸瓜”,把后續部隊“包了餃子”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