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立軍:軍事醫學高峰的攀登者

來源:中國之聲國防時空作者:李攀奇、徐鳳佳責任編輯:劉秋麗
2019-09-20 23:04

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神經外科主任侯立軍

以強軍報國為己任

扎根于軍事醫學研究一線20多年

圍繞國際難題開展技術攻關

完成了幾千例顱腦外傷的救治

為我國軍事醫學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

榮立一等功

侯立軍教授

1850年,美國一位工人不慎被鋼椎刺穿顱底,由于當時沒有先進的手術方法,這個工人帶著被截斷的鋼椎存活了幾年后,死于感染和癲癇。

150年后,中國也發生了同樣的案例,一位工人被7厘米長的砂輪碎片刺入顱底,一名中國軍醫通過微創手術把這塊碎片成功取出。

這位軍醫就是侯立軍教授。

侯立軍(資料圖)

顱腦創傷,是現代戰爭中致死和致殘率最高的外傷之一。而顱底在人的頭部中位置特殊,結構復雜,被很多外科醫生稱作是手術禁區。侯立軍致力于攻克顱腦戰創傷救治的技術難題,帶領團隊經過潛心鉆研,先后首創7種顱底手術新術式,并對各種特殊類型顱腦戰創傷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救治規范,解決了我國顱腦創傷“傷情復雜、死殘率高”等救治方面的瓶頸問題。

侯立軍:“這個救治規范實際上就是一個規范化培訓,培訓完成后再去做解剖,這個時候才能在人的身上做手術。現在我們要求手術判斷更加精準,在哪里做,做的時候對腦組織要有最大的保護,這就對醫生的手術手法有了更高的要求。”

侯立軍教授與國外專家在探討救治方案中

2014年,一位受傷昏迷的飛行員被送到侯立軍面前。經檢查,傷員的顱底血管和顱神經均不同程度損傷,救治難度極大。憑借豐富的戰救經驗,侯立軍在傷員顱底盤根錯節的神經和血管間抽絲剝繭,成功將一小段從面頰插入顱底約4厘米長的“奪命”碎片完整取出,傷員轉危為安。

侯立軍說,做顱底創傷的手術最大的問題是不可控。舉個例子:地震之后,預制板下面壓一個人,他的眼睛在看著你,你想救他,但是怎么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把神經血管保護好,又把壓迫去掉。這個就是手術難的地方。

作為一名人民軍醫,侯立軍時刻銘記著從軍從醫的初心——用先進的醫療技術呵護官兵的生命。

侯立軍(資料圖)

針對出海官兵長時間工作生活在艦船上的特點,侯立軍帶領課題組創新了“艦船外科”理念和技術,填補了這個領域多項空白。

為了維護海軍戰士的身體健康,侯立軍還牽頭創建海水浸泡傷、水下沖擊傷等10多項顱腦戰創傷救治技術,研發出便攜式海上顱腦戰創傷急救裝備,相關成果分別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。

侯立軍:“我們軍醫首先作為一個軍人,一定是以戰場需求為牽引,為戰場服務,為士兵服務,那才能夠實現我們軍人、軍醫的價值。保障軍人的健康,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;同時還要為戰場服務,要能夠為新型的戰場重塑、新型的武器研發提供生物學原理。”

侯立軍教授及其團隊

從醫20多年來,在堅守戰創傷救治一線的同時,侯立軍堅持帶領團隊開展“健康軍營行”等巡診巡教活動,手把手教官兵提升戰時自救互救能力。僅2011年以來,他就先后19次承擔了軍地重大應急救治任務。

今年“八一”前夕,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通令為侯立軍記一等功。喜報傳來那一刻,他仍然奮戰在手術臺上。侯立軍說,他希望帶領團隊為部隊、為病人、為學科多做一些事,更好地實現一名人民軍醫的價值。

侯立軍:“我作為學科帶頭人,想把這個團隊帶起來,以創傷為特色,讓更多更好的軍醫為部隊服務,那是我最大的希望。”

侯立軍教授手術現場

(中國之聲國防時空·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)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